• <track id="ahvwg"><em id="ahvwg"></em></track>

  • <ol id="ahvwg"><blockquote id="ahvwg"></blockquote></ol>

    1. <legend id="ahvwg"><li id="ahvwg"></li></legend>

    2. <track id="ahvwg"><i id="ahvwg"></i></track>
      <span id="ahvwg"><sup id="ahvwg"></sup></span>

      <ol id="ahvwg"><output id="ahvwg"></output></ol>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黨刊好文>黨員文摘> 詳細內容

      感悟 |三線建設:奠定新中國生產力布局堅實基礎

      文章來源:黨史博采 作者:胡新民 發布時間:2019-08-05 14:35:47 字體:

      關于三線建設,《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有這樣的論述:“60年代前期,國際形勢出現新的動蕩,美國對越南北方侵略戰爭逐步擴大,我國周邊形勢日趨緊張,備戰問題擺到黨的重要議程上。1964年五六月間,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和中央工作會議專門討論‘三五’計劃時,高度關注國家安全的毛澤東,從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戰略布局考慮,將全國劃分為一、二、三線。”“據此,中央改變‘三五’計劃的最初設想,作出開展三線建設、加強備戰的重大戰略部署。”


      以蘇為鑒 立足備戰


      1949年新中國成立,標志著古老的中國開始由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轉型,開啟國家現代化進程。建立強大的國防和獨立的工業體系,是這個進程中的兩個基本點。毛澤東1949年底出訪蘇聯,著手打破嚴重損害中國國家主權的雅爾塔體系,同時爭取到工業建設急需的外部經濟援助。抗美援朝的勝利,一舉扭轉中國近代在世界上的頹勢形象,極大地振奮了國人的精神。但與此同時,也使我黨認識到,世界并不太平,盡快實現工業化,加快國防建設,時不我待。

      上世紀60年代,國際形勢的演變使得我國周邊局勢越發嚴峻。首先是中蘇關系從分裂到惡化,發展到蘇聯策動新疆分裂分子舉行武裝叛亂。美國第七艦隊公然進入我臺灣海峽,還脅迫我周邊國家簽訂條約,結成反華聯盟,并在這些地區建立軍事基地,對我國東、南部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圈。

      1964年8月12日,解放軍總參謀部作戰部向中央和毛澤東轉交一份報告說,國家經濟建設如何防備敵人突然襲擊,問題很多,有些情況還相當嚴重。比如工業、人口、交通設施過于集中在14個一百萬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及附近,遇到空襲,將遭受嚴重損失。毛澤東批示:“此件很好,要精心研究,逐步實施。”

      1964年5月27日,毛澤東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主要提出兩個問題:一個是對第三線建設注意不夠,一個是對基礎工業注意不夠。毛澤東說,第一線是沿海,包鋼到蘭州這一條線是第二線,西南是第三線。攀枝花鐵礦下決心要搞,把我們的薪水都拿去搞。在原子彈時期,沒有后方不行的,要準備上山,上山總還要有個地方。毛澤東還說,前一個時期,我們忽視利用原有的沿海基地,后來提醒,注意了。最近這幾年又忽略“屁股”(基礎工業)和后方了。

      6月8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毛澤東說,搞第三線基地大家都贊成搞快一些,但不要毛糙,只有那么些錢呀,地方的攤子要少鋪,中央的攤子也要少一些。攀枝花鐵路最好兩頭修。還有以大區或省為單位搞點軍事工業,準備游擊戰爭有根據地,有了那個東西,我就放心了。

      8月20日,毛澤東在北戴河聽取薄一波關于計劃工作匯報時指出,要好好地研究、吸取斯大林的經驗教訓,一不準備工事,二不準備敵人進攻,三不搬家,這就是教訓。沿海各省都要搬家,不僅工業交通部門,而且整個的學校、科學院、設計院,都要搬家。遲搬不如早搬。一線要搬家,二線、三線要加強。

      三線建設的戰略決策是在當時戰爭烏云籠罩下形成的,體現的是“以戰止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思維。1965年,三線建設的重中之重攀枝花鋼鐵基地開始大規模建設。這年6月26日,毛澤東在同汪東興談話時說,一件事情,不能看得那么容易。有人想三線建設好了再打仗,我看美帝國主義不會等你的。它是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它等你建設起來才打?也可能建設不起來就打,也可能建設起來又不打,要有兩手準備。


      改善布局 ?開發西部


      2019年3月4日,來自英國的全球領先房地產顧問公司第一太平戴維斯發布《2019年科技城市發展》報告,評出包括紐約、舊金山、倫敦在內的30座全球科技城市,中國的上海(15位)、北京(17位)、香港(20位)、深圳(24位)、杭州(25位)和成都(26位)上榜。成都也是這次唯一上榜的中國西部城市。

      成都有今天這樣的地位,追根溯源,奠基于50多年前的三線建設。長期關心西部建設的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1991年評價,三線建設使西南荒塞地區整整進步了50年。沒有三線建設,就沒有現在西南、西北的工業基礎。

      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在中國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之后,毛澤東的注意力和工作重點開始向經濟建設特別是工業建設方面轉移。他在1月25日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中,滿懷信心地提出,社會主義革命的目的是為了解放生產力。這一年,毛澤東寫出了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開篇之作《論十大關系》。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一文中指出:“最近蘇聯方面暴露了他們在建設社會主義過程中的一些缺點和錯誤,他們走過的彎路,你還想走?過去我們就是鑒于他們的經驗教訓,少走了一些彎路,現在當然更要引以為戒。”毛澤東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深刻地闡述了沿海與內地的關系、輕工業與重工業的關系、個人與集體的關系、中央與地方的關系、經濟建設與國防建設的關系等十大關系。毛澤東在文中指出,“我國全部輕工業和重工業,都有約百分之七十在沿海,只有百分之三十在內地。這是歷史上形成的一種不合理的狀況。沿海的工業基地必須充分利用,但是,為了平衡工業發展的布局,內地工業必須大力發展”,“新的工業大部分應當擺在內地,使工業布局逐步平衡,并且利于備戰,這是毫無疑義的”。

      實際上,早在開始實施蘇聯援建的156項重點工程時,毛澤東就考慮到平衡工業發展問題。在毛澤東的運籌下,周恩來等與蘇聯方面進行多次協商,最后雙方同意把106項民用工業企業中的21項、44項國防工業企業中的21項放在西部。

      在西南、西北三線建設的所有項目中,毛澤東對西南三線的攀枝花特別重視,意在推動三線建設這個全局。而三線建設這個全局,又屬于“三五”計劃這個更大全局中的重點內容。這樣,毛澤東實際上把三線建設納入整個國民經濟建設計劃中考慮了。

      “使工業布局逐步平衡”的重大戰略意義在今天更加得到凸顯。2016年,中央有關部門組織的一個專家團隊實地調研了當年的三線建設。他們在調研報告中寫道:“毛澤東自三線建設戰略啟動起,便把川西作為重點。我們調研所到之處,親歷者們提及較多的一句話,就是1964年毛澤東說要騎著毛驢下西昌,去抓三線建設。1965年,鄧小平視察川西地區,確定了‘兩點一線’的西南三線建設布局。”“調研組看到,現今的‘兩點一線’區域,鐵路和高速公路四通八達,企業和科研機構星羅棋布,崛起了重慶、成都、西昌、綿陽、雅安、樂山等工業城市。攀枝花鋼鐵(集團)公司延伸到涼山彝族自治州、成都市、綿陽市及重慶市、廣西北海市等地建廠。當年的點線分布,已經擴展為生機勃勃的新經濟區。三線建設時開始興建的內(江)昆(明)鐵路,以及2010年開通的‘渝—新—歐’國際鐵路,成為連接東南亞經濟圈的重要國際通道,這凸顯了當年實施‘兩點一線’戰略構想的重大意義。”

      從1964年至1980年,貫穿三個五年計劃的16年中,國家在屬于三線地區的13個省和自治區的中西部投入了占同期全國基本建設總投資的40%多的2052.68億元巨資;400萬工人、干部、知識分子、解放軍官兵和成千上萬的民工,在“備戰備荒為人民”、“好人好馬上三線”的時代號召下,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建起了1100多個大中型工礦企業、科研單位和大專院校。

      回顧共和國前30年取得的歷史性巨大成就,三線建設建成的項目特別令人矚目,例如以成昆鐵路為代表的10條鐵路干線、攀枝花鋼鐵工業基地、重慶兵器工業基地、成都航空工業基地、西北航空航天工業基地和電子、光學儀器工業基地、核工業新基地、酒泉鋼鐵集團、金川有色冶金基地、西昌航天中心、葛洲壩和劉家峽水電站、第二汽車制造廠等。

      《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指出:“從總體上看,三線建設的實施,是推進我國現代化的重要步驟,對于提高國家的國防能力,對于改善我國國民經濟布局、推進中西部落后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摘自七一客戶端/《黨史博采》)

      开心5月丁香五月婷婷

      責任編輯:李海燕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