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ahvwg"><em id="ahvwg"></em></track>

  • <ol id="ahvwg"><blockquote id="ahvwg"></blockquote></ol>

    1. <legend id="ahvwg"><li id="ahvwg"></li></legend>

    2. <track id="ahvwg"><i id="ahvwg"></i></track>
      <span id="ahvwg"><sup id="ahvwg"></sup></span>

      <ol id="ahvwg"><output id="ahvwg"></output></ol>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熱點關注> 詳細內容

      關注|他們高溫天“蒸桑拿” 為的是你的旅程清爽潔凈

      文章來源:新華社 作者:賈遠琨 張力菲 發布時間:2019-08-05 09:37:13 字體:

      高溫天里,有一群人卻在“蒸桑拿”,馬不停蹄地洗滌、熨燙、整理火車用品,為的是讓暑期出行的旅客有一個舒適潔凈的旅程。他們是鐵路洗滌工。

        蒸汽籠罩下的車間

      在上海華鐵旅服公司勤佳洗滌廠車間,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400多平方米的車間里,幾十臺洗衣機、熨燙機不停運轉,散發出熱量和蒸汽。

      “熨燙溫度不夠高就達不到消毒、燙平的要求。天氣再熱我們也不能減慢速度,因為我們是流水線作業,一個環節慢了就會影響其他環節的進度。”在折疊區工作的盈倩說。

      勤佳洗滌廠負責上海地區始發的十多趟列車的臥具以及150組高鐵動車的座椅頭片、座位套等的洗滌工作。

      一條條剛“出爐”的床單、被套、枕套散發著熱氣,涌向折疊區。90后的盈倩一刻不松勁,到了中午休息時間,她已滿臉汗水,衣服都黏在身上。

      持續高溫作業,人吃不消,機器也受不了。每天中午間休1小時,用降溫噴霧設備給車間降降溫,員工也可以吃吃冷飲消消暑。

      “暑運期間增加了許多臨客,任務比平時多很多,節假日就是加班日。”盈倩說,“我們的工作就是保證干凈的臥具能夠按時按量上車,讓旅客清爽一夏。”

      一天烘干三十多噸用品是常態

      在洗滌區,除了一條全自動的洗滌設備流水線,還有20臺轉筒洗滌機和12臺烘干機。每臺洗衣機每30分鐘能洗滌一桶120公斤的臥具,20臺洗衣機洗好的臥具不斷被拉到烘干區,陳士連和另外一名工友負責將這些臥具烘干。

      烘干機每10到20分鐘就可以烘干一桶,一天下來這個區域烘干的臥具可達30噸。將洗滌好的臥具烘干是一項力氣活,陳士連在12臺烘干機間來回忙碌。

      “臥具在洗滌時都纏繞在一起,像塊大石頭,一個人力量是不夠的,需要兩個人同時用力搬。”陳士連和工友合力把一桶臥具抱進烘干機后,工友去拉另外一桶準備烘干的臥具,陳士連趕忙走到作業快結束的烘干機前打開蓋門,順著旋轉方向把烘干的臥具從機器里拉出來。

      “必須在烘干機運轉結束前1分鐘內拉出來。太早,臥具沒烘好,轉速太快還有危險;太遲,等機器停下來就拉不動了,還容易拉損臥具。”有著20年工作經驗的陳士連不僅練就了強勁的臂力,還從中摸到了既省力又不拉損臥具的竅門。

        看似簡單,實則不易

      臥具被烘干后,依次進入整理區、燙平折疊區。整理區的員工將送來的糾纏成一團的臥具重新整理出來,燙平折疊區的員工要將整理出來的臥具一一檢查、折疊整齊。

      “經過了洗衣機、烘干機的工序,這些床單被套都團成一團,想要一條條分離出來需要力氣和技巧。”整理工張二梅說。為防止手上的汗污染干凈的床單被套,再炎熱的天氣,他們也戴著手套。床單被套整理好后,再一條條送到燙平組熨燙。

      燙平折疊區域是整個車間溫度最高的地方,除了燙平折疊外,還需要分揀出沒洗干凈的臥具。“這些都要重新洗。”盈倩指著一堆凌亂的臥具說。有的臥具被果汁、泡面湯等污染,機器很難清洗干凈,要靠工人一點點刷洗,有時處理一件臥具就需要30分鐘。

      洗凈的列車用品被源源不斷送到列車上,這些在高溫天里“蒸桑拿”的人,用辛勤的勞動維護著干凈、衛生的列車環境。

      开心5月丁香五月婷婷

      責任編輯:汪佳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