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ahvwg"><em id="ahvwg"></em></track>

  • <ol id="ahvwg"><blockquote id="ahvwg"></blockquote></ol>

    1. <legend id="ahvwg"><li id="ahvwg"></li></legend>

    2. <track id="ahvwg"><i id="ahvwg"></i></track>
      <span id="ahvwg"><sup id="ahvwg"></sup></span>

      <ol id="ahvwg"><output id="ahvwg"></output></ol>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互動>七一客戶端> 詳細內容

      關注|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文章來源:新華社 作者:丁玫、薛筆犁、林碧鋒、李? 發布時間:2019-07-25 08:55:11 字體: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2)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位于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的“紅二、六軍團長征入藏第一站”石碑(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舊稱中甸縣。大自然在這里塑造出了神秘的雪山、險峻的峽谷和明鏡般的湖泊。這是今天都市人憧憬的詩和遠方!

      1936年4月25日,賀龍、任弼時等率領紅二、六軍團,從麗江的玉龍縣石鼓至巨甸沿江一線北渡金沙江,進駐當時的中甸縣,準備繼續北行,跨越雪山草地。

      他們大多是年輕人。據統計,這支紅軍部隊的將領平均年齡不足25歲,師以上干部大多20至30歲,普通戰士的平均年齡就更小了。這支年輕的隊伍在這里翻越雅哈雪山,跨過拉咱壩草地。在戰斗中,160多名指戰員長眠于此。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1)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錢永福(左)生前與妻子的合影(7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當年17歲的錢永福在家鄉湖南加入紅軍,1936年4月,隨部隊行至中甸縣金江鎮吾竹村時,因水土不服一直腹瀉,嚴重脫水,體力不支,無法繼續行軍,紅軍不得不將他留在了當地鄉紳和崇善的家中。

      和崇善由于聽信了國民黨的宣傳,在紅軍到來時一家人進山躲避。盡管家中無人,紅軍在此借住后還是留下了一筆銀元。和崇善回到家中,見到生病的錢永福,沒有把他交給國民黨,反而利用自己在當地的聲望,掩護錢永福,幫他治病。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4)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錢永福的長子、今年73歲的錢緒文坐在自家大院里(7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那是一戶大戶人家啊,家里有騾子有馬,我父親在和家養了大概半個月的病。”錢永福的長子、今年73歲的錢緒文坐在自家寬敞整潔的大院里回憶,當父親養好病時,紅軍部隊已經遠去,由于擔心連累和家,他便出來自主謀生。錢永福沒有離開吾竹村,通過打工在當地生存下來,娶妻生子安家,延續至今。

      “父親后來當了村里的生產隊隊長,他始終教導我們要老實做人,踏實做事,勤勞致富。”錢緒文說,如今家里的生活越來越好,兩個兒子都有各自的事業。“我時常給后輩講述父親的那段經歷,希望他們能發揚紅軍的精神,奮發有為。”

      長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即便是錢永福這樣因病掉隊的戰士,人雖然留在了長征路上,但他的心始終追隨著戰友們遠行,終生記得自己曾經是那支隊伍中的一員。

      殘酷的戰爭年代,這群充滿理想的年輕人,心中奔涌著詩情。

      “不合腳的靴子,是彩虹我也不要,感情不和的伴侶,是天仙我也不要。奔騰的雅礱江怎能倒流,離弦的飛箭絕不會回頭。我們共同的心愿,是同紅軍走到底。心愿!心愿!長征到底!心愿!心愿!扎西德勒!”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3)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這是在香格里拉市金江鎮紅軍長征陳列館里拍攝的《心愿——一個藏族戰士的戀歌》(7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在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紅軍長征博物館內,這首題為《心愿——一個藏族戰士的戀歌》的詩歌,讓記者心潮難平。

      誰也記不清這個藏族詩人戰士的名字,這質樸而熾熱的情感穿越了歲月,直抵人心。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5)83年前,那群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這是7月23日拍攝的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紅軍長征博物館。? 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紅軍沿途留下的標語、宣傳品、讀物及其他遺物,紅軍當年戰斗過的遺址、紅軍烈士墓,都成為人們教育后代、激勵斗志的生動教材和寶貴的精神財富。”香格里拉市金江鎮文化館館長張立國說。

      香格里拉,是充滿詩意的地方。83年前,年輕的紅軍戰士只能與它交臂而過,去經歷鐵與血、生與死的考驗,走上漫漫征程,奔向更遼闊的遠方!(采寫記者:丁玫、薛筆犁、林碧鋒、李?)

      开心5月丁香五月婷婷

      責任編輯:汪佳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