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ahvwg"><em id="ahvwg"></em></track>

  • <ol id="ahvwg"><blockquote id="ahvwg"></blockquote></ol>

    1. <legend id="ahvwg"><li id="ahvwg"></li></legend>

    2. <track id="ahvwg"><i id="ahvwg"></i></track>
      <span id="ahvwg"><sup id="ahvwg"></sup></span>

      <ol id="ahvwg"><output id="ahvwg"></output></ol>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黨刊好文>黨員文摘> 詳細內容

      觀察 | 跳出基層政府疲態運行“怪圈”

      文章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作者:?吳慧珺 詹奕嘉 張康喆 發布時間:2019-07-24 14:54:43 字體: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作為聯系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基層治理水平直接關系到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關系到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記者調研發現,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基層新舊矛盾交織,有的地方基層治理顯現疲態。面對任務繁多、責任剛性和人力有限之間的矛盾,有的基層干部陷入“精力疲憊,加班加點干不完”的運轉狀態,或多或少存在“能力疲弱,忙上忙下干不好”的過關心態,一定程度上背離了干好工作的初衷。


      謹防“疲態”變“常態”


      “上面布置下來的工作,光文件就能壘幾張辦公桌。”中部地區的一位農村基層干部說,但鄉鎮人手比較緊張,這些工作要一項項具體落實,疲態運行很難避免。

      “很多工作都是以區縣為主體,責任重、壓力太。”華南地區某區委書記說,從鄉村振興到掃黑除惡,從基層黨建到黨風廉政建設……自己都是第一責任人。

      減少會議數量、大幅精簡文件、解決過度留痕,中央明確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但記者調研發現,在基層,以“文件落實文件,以會議落實會議”的情況仍或多或少存在。

      中部某省一位基層干部告訴記者,自己每周列席大大小小的會議至少十幾場,有些無關所在部門的工作,也需要到場列席。每天還會收到多份來自各級部門的發文、發函和明傳。

      粵西地區一名曾在鎮里工作的80后干部說,工作有考核和檢查是應該的,但有的工作縣里、市里、省里要分別檢查一遍,實際內容大同小異,這讓基層干部疲憊不堪。

      “去年,我所在的村為了打印材料,換了三臺打印機。”中部某省的一位駐村干部說,比如上級部門通知明天要來檢查,下級執行層面就會在晚上加班補材料,村里人手原本就不夠,加班加點補到凌晨是常事。“有一天,村里迎來了三波檢查督查”。

      多位受訪基層干部說,期待“基層減負年”的落實成效。他們建議,采用“多會合一”、“長會短開”、精簡發文等舉措,減少重復會議、發文和檢查,提高發文和會議質量,給基層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干事創業。

      南方某沿海鎮一位黨委副書記說:“目前許多鎮都鋪設了視頻專線,并購買了大屏幕,應充分利用起來,不涉密的會議可以開視頻會議,避免縣鎮干部總是跑去現場開會,在路上耗費不必要的時間。”


      干部勤奮但思考不足


      “有時候不是不想干,而是不會干,基層專業人才缺乏的問題仍然突出。”廣東某人口超百萬的大區區長說,前段時間上級要求搞雨污分流,自己上網查資料,看了一晚上也沒完全弄明白,更別提去指導鎮村干部了。

      這位區長說,現階段縣域治理中的很多內容都是“技術活”,有的難題如河流污染治理,不同專家給出的方案截然相反,干部越聽越糊涂,“便會產生力不從心的感覺”。

      有受訪縣鎮干部反映,培訓“充電”是個大問題。南方某縣一位副鎮長說,自己原先在縣里公路部門當技術干部,后來被調到鎮里分管農林水工作,但三年多來只有一次去浙江學習經驗的機會,感覺知識儲備和更新很不夠。

      粵東多位受訪縣委書記建議,要更關心愛護鎮村基層干部,建立健全基層干部激勵機制、增加其補貼待遇,為基層干部提供更多培訓和交流的機會,探索招錄優秀村干部進入公務員隊伍、納入事業編制的辦法,拓展基層干部成長空間。

      記者調研還發現,一些基層干部能力不足、缺乏思考并非有意為之,有的是因“身兼多職”而無暇“充電”。

      某省政協在去年的一次調研中發現,該省省直部門負責“三農”具體工作的單位多達30多個,市級也與此一一對應,但各部門“各干各的事、各發各的錢”。責任層層分解下沉之后,農村基層各類文件材料多、各類領導小組多、各類考核檢查多,一些本該職能部門承擔的責任卻“落實”到了村民自治組織的一紙“責任狀”上。

      該調研組建議,在已制訂省直部門權力清單基礎上,進一步深化改革,按權責財一致的原則,逐級編制政府權力清單、責任清單和公共服務事項清單,理清職責邊界,明確各級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從根本上解決縣鎮權責倒掛、村級職能錯位等問題。


      權責對等扭轉疲態運行


      “資源都在上面,責任都在下面。”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劉奇說,基層之所以出現疲態運行,主要原因在于基層一些地方有效治理資源不足,權責不對等。同時,層層督導,層層追責,受考核體系約束,名目繁多的督查檢查帶來了“過度留痕”、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等問題,也是基層陷入“疲態治理”的原因之一。

      劉奇建議,各級部門在安排工作的同時,需從基層的現實情況出發,給基層減負松綁。“加強督查檢查考核工作,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要求。精簡一些不必要的檢查,能給基層干部多點時間和空間,為百姓做實事”。

      同時,多位受訪專家認為,“疲態治理”之所以產生,與基層治理需求多樣、風險復雜多發、治理日趨嚴格規范有關。而一些地方“強壓力、弱激勵”的干部管理、激勵方式不能有效激發基層干部內在活力,也要防止由此帶來的基層干部避責與自保心態。

      廣東省委黨校科學社會主義教研部副教授陳曉運說:“應讓強壓力轉為強激勵,將目標責任清晰化,明確各個層級各類事項的責任清單,避免責任、壓力‘甩鍋’,也要將指令管理規范化,明確各類指令和要求的內容、程序、時限等規范,避免加碼型指令、突擊式任務、速成性材料和重復式檢查等不合理指令。”

      受訪專家建議,還可通過績效管理精細化、責任判定清晰化、追責機制剛性化等舉措,進一步健全容錯機制,推進資源、服務和管理下沉到位,使基層干部“有米下鍋”。同時,可引入互聯網和信息化技術治理手段,有效盤活存量資源,刷新基層治理效率,助力社會組織和廣大群眾參與基層共建共治共享。

      (摘自七一客戶端/《瞭望新聞周刊》)

      开心5月丁香五月婷婷

      責任編輯:李海燕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23-63856943

      【打印文章】